六位全國兩會代表發出浙大聲音

發布者:系統管理員發布時間:2018-03-21瀏覽次數:177

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和政協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已于35日和33日在北京召開。今年的兩會中,浙大教師們為中國及高等教育的發展積極建言獻策。小編對他們的部分發言進行了摘錄,讓我們一起來聆聽兩會中的浙大聲音吧!

 

全國人大代表、浙江大學黨委書記鄒曉東:

好大學不只體現在排行榜

“以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為導向,優化高等教育結構,不僅是國家對大學的呼喚,也是各高校謀發展的必然選擇。”312日,全國人大代表、浙江大學黨委書記鄒曉東在采訪中直言,好大學不只體現在排行榜上。高等教育發展要著眼社會需求,只有走向多元化、特色化,才能源源不斷地提供高素質創新人才,開啟高等教育“強國夢”。

“當前在高等教育中存在一種急功近利的現象。大家更關注各類指標與排名,習慣用世界大學排行榜來理解和判斷一流大學,這不利于教育的長遠發展。”在鄒曉東眼中,論文發表數量固然能直觀體現教學成果和師資力量,但大學文化以及其對國家區域的發展貢獻是難以量化的。

他說,好大學并非只體現在排行榜上。學生需要因材施教,學校發展也要遵循這一規律,要在人才培育上要注重多元化。“高校承擔著為社會輸送不同人才的責任,只有找準自己的定位,才能培養出符合經濟社會發展需求的人才。”

誠然,在人才為王的背景下,作為育人的前沿陣地,高校的建設與行業發展息息相關。

從服務海洋強省建設的浙大海洋學院到響應“浙江智造”的浙大工程師學院,從聚焦科研創新的之江實驗室到面向“雙創”的紫金眾創小鎮,作為布局在地方的“國家隊”,浙大在人才培養和學科建設上,也始終將“多元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擺在首位。

一枝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鄒曉東說,中國的高等教育是一個各具形態、和諧共生的生態系統。

如何避免辦學的“千校一面”?他指出,高水平大學要積極培育頂尖人才、持續貢獻頂尖成果,為高等教育發展提供中國方案;綜合型大學要以一流學科為牽引,集中力量發展優勢領域;專科特色、行業特色鮮明的大學要在特色領域做大做強;以文理見長或以教學見長的大學,要著重在基礎學科發展和教育教學上深耕細作,打造世界一流的教育品牌。

正如鄒曉東所言,要建設中國高等教育的高峰,就要打好基礎,推動“高原”建設。在他眼中,只有高等教育的多元化,才能推動學生發展的多元化。

鄒曉東以浙江近年來經濟發展的態勢為例,指出并非只有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和浙江大學等才是考生的第一目標。“鼓勵多元、特色化發展的,都是好學校,都能培育好人才。”

針對今年2月份杭州市政府出臺的《關于“名校名院名所"建設的若干意見》,他認為這是浙江省高等教育發展的福音。“引進建設一批國內外有重要影響力的高水平大學和科研院所,對于推動浙江高等教育走向國際化是一個利好消息。它不僅吸引了更多優質的高等教育資源落地浙江,也為人才創新增添了新生力量,改善了浙江高等教育生態系統。”

鄒曉東也希望,浙江的本土高校要保持自信,推動辦學特色的進一步發展,在不同領域和層級爭創一流。

 

全國政協委員、浙江大學副校長羅衛東:

大學要“養”

對于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的要“加快建設創新型國家”,羅衛東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說明整個國家的創新能力正在進入一個新階段

他說,原來我們是跟跑,跟在那些科技強國后面跑,通過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高鐵、大飛機都是通過這種機制來完成的。現在我們要進入并跑和領跑階段了。如果沒有基礎領域的重大發現、顛覆性的科學革命,是不可能去并跑或領跑的。這意味著接下來國家將在一系列工作上進行布局,包括要建設重大的基礎研究平臺和應用基礎研究平臺等。

報告還提出要“高標準建設國家實驗室”,羅衛東認為這一表述鼓舞人心,對廣大的教師、科研人員來說意義重大,有助于真正突破我們國家企業創新和產品研發的天花板。只有基礎研究上去了,任正非、馬云他們講的難題才能得到真正的克服,這也意味著國家將來在評價科學研究活動的過程當中慢慢要側重于基礎研究,突出、鼓勵、支持基礎研究領域中的創新,也意味著我們的評價體系要做一個歷史性的變革。

報告里講到,對承擔重大科技攻關任務的科研人員,要采取靈活的薪酬制度和獎勵措施。羅衛東認為,對大學和科研機構來說,接下來要根據報告的總體要求和方向,盡快推動科學研究學術評價體系的調整、創新、優化,形成真正有中國特色的世界一流的適合基礎性研究的評價體系,鼓勵科研人員潛心做學問。

羅衛東說,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如何真正落地,仍然是一個有待深入研究的課題。大學要“養”,特別是那些基礎研究領域的優秀專家,一定要讓他們心無旁騖,沒有后顧之憂,要寬容他們的失敗,讓他們能把科學探索和高層次人才培養當作畢生使命,而不是把學術當作名利的敲門磚。

 

全國政協委員、浙江大學副校長羅建紅:

教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提高教育質量

教育質量的提升和改革也有助于“雙一流”建設,有助于提高民眾對教育的滿意度。羅建紅表示,老百姓關注“雙一流”建設,就是關注高校教育質量。

我國每年有40萬學生選擇到國外讀大學,比例不小。羅建紅認為,一方面,隨著我國國際化程度不斷提高,出國留學可以給孩子多一條發展的路徑。另一方面,從教育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來看,說明我國本科教育的質量仍有提高的空間,需要加強建設更加多元和包容的人才培養機制。

老百姓需要更高質量的高等教育供給,來滿足讓下一代接受更高質量高等教育的要求。這種質量不僅僅體現在學科水平上,也體現在培養人才的基本理念,大學的基礎性設施等方面。應該說,老百姓關心“雙一流”建設,更多是對中國高等教育質量提升的關切。同時,老百姓也希望我國高等教育能夠提供更優質的科研創新成果,并轉化為生產力,直接服務于經濟發展、國防、醫療等。老百姓還希望我們的大學在文化傳承和引領上,有自己的大家,能夠滿足人民對自身文化、自信等的需求。

羅建紅指出,雙一流的建設中,我們要充分重視本科教育質量的進一步提高,使高等教育在本科教育層面更有活力,更能滿足學生們對本科教育的不同需求。現在推動的高考制度改革,也是在保證公平性前提下,盡可能從更加科學的綜合角度拓展對學生的教育和優良的評估。

他認為,高等教育質量提升的第一關就是生源的選拔。生源選拔需要全社會達成一個共識才能實施,不單單靠高校本身。高校的根本任務是培養人才,高校的提升與經濟發展相似,不僅要提高入學率、擴大規模,還要高質量發展。高等教育只有高質量發展,才能體現其在人才培養,和國家發展方面所作的綜合貢獻,老百姓才會滿意

 

全國政協委員、省政協副主席、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邵逸夫醫院院長蔡秀軍:

醫療雙下沉 “規定”和“自選”并舉

早在2012年,浙江作出“雙下沉、兩提升”的重大決策,著力推動城市優質醫療資源下沉和醫務人員下基層,提升縣域內醫療衛生服務能力和群眾就醫滿意度。蔡秀軍說,浙江省的“醫療雙下沉”工作,在全國開了先河,也是醫改中的典范,既得到省委省政府的重視,又得到廣大醫務工作者的支持,現在這項工作越做越細,比如帶資金下沉,這將在長效機制上發揮作用。

蔡秀軍結合自身工作說,邵逸夫醫院作為三甲醫院,在“雙下沉”中,既有“規定動作”:同25家醫院進行聯動,其中包括5家緊密型和20家松散型;也有“自選動作”:利用互聯網技術,同省外的地區,把浙江省優質的醫療資源下沉到別的地區。

優質醫療資源下沉,既有壓力也有收獲。

蔡秀軍表示,推進“雙下沉”工作,還是有比較大的壓力,比如下派醫生后造成人手短缺、醫院的承接能力不足等,但是他們也會在人力資源配備上有所準備。但重要的是,也有不少的收獲,一些醫務工作者們獲得更多醫院管理工作的機會,提高了他們的管理業務能力,會讓他們成長得更快,社會經驗更豐富。

 

全國政協委員、醫藥學部主任段樹民:

腦科學進展將推動人工智能重大突破

人工智能什么時候能夠像人一樣思考?這一天也許很快就要到來。

“科學家們希望在人腦研究中取得重大進展,更深入解析人腦工作的模式,為人工智能發展的革命性突破提供基礎。”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神經科學學會理事長、浙江大學醫藥學部主任段樹民在兩會現場接受采訪時表示。

腦科學被視為理解自然現象和人類自身的“終極疆域”,也為發展類腦計算系統和器件、突破傳統計算機架構的束縛提供了重要依據。

“雖然不少人工智能的名字中已經出現‘大腦’兩個字,‘神經網絡’‘深度學習’等算法的產生受到大腦研究成果的啟發,蒙特卡洛樹的結構和大腦中神經突觸的結構也非常相似,但目前人工智能的工作模式和人腦還有巨大差別。”段樹民認為,這主要是因為目前對人腦的解析還不夠。

值得期待的是,近年來在腦科學研究領域中,光遺傳學、神經細胞連接追蹤和解析、單細胞測序和標記以及克隆猴等一批技術突破正在迅速推進科學家們對大腦的認知。

“借助這些技術,科學家已經觸摸到新時代的脈動。”段樹民說,“在腦科學和類腦研究領域,我們與多個科技強國站在了同一起跑線,機遇窗口已經打開。”

我國《“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中,已將“腦科學和類腦研究”列為“科技創新2030—重大項目”之一,相關舉措將進一步推動該領域的研究駛入快車道。

“未來十年,腦科學和類腦智能領域將產生新一輪重大突破。”段樹民說,在未來,人們將看到人工智能自我學習進化,持續為生產生活提質增效,運算能力更加龐大,能耗卻降低幾個數量級,以及腦機融合賦予人類意念控制的“超能力”等種種場景。

創新驅動發展的關鍵是自主創新,基礎科學研究所取得的重大成果往往是顛覆性的。科研工作者期盼一個寬松的科研環境,發揮自由探索精神、釋放更大創新潛能,沉下心打持久戰,為人類進步做出貢獻。段樹民說。

 

全國政協委員、機械工程學院院長楊華勇:

中國盾構將挑戰世界之最

地下隧道穿江越洋、鉆山入嶺,地下交通四通八達,這些“超級工程”的“開路巨人”就是擁有圓柱狀外形的盾構機。

“中國盾構下一步將挑戰18米直徑的世界紀錄,一個盾構機就有六層樓那么高。我們通過十多年的努力實現了在這一領域的‘跟跑’到‘并跑’,還要爭取引領發展。”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教授楊華勇在全國兩會現場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楊華勇介紹,目前我國已經實現直徑15米及以下盾構機的自主設計和量產,打破隧道施工“受制于人”的局面,形成鄭州、長沙、上海、常熟等多個盾構產業化基地。國產盾構在掘進速度和性能上表現優異,已占據國內新增市場份額的80%以上。隨著“一帶一路”倡議的提出,國產盾構走出國門,如今以色列、新加坡、泰國等十多個國家都在批量使用我國的盾構裝備。

“國產盾構能夠為國家建設做出貢獻,科研人員覺得‘生逢其時’,趕上了國家的大發展。”楊華勇說。

“十三五”期間,我國城市軌道交通有望達到6000公里。除了人口密集的一線城市,一些地質成分較為復雜的二三線城市也將開工建設地下軌道交通網絡。

“如果要在多巖石地區建隧道,就需要硬巖掘進裝備,我們目前已經生產了20多臺硬巖掘進裝備。”楊華勇說,此前,兩臺直徑8米的硬巖掘進裝備樣機在“引松入長”工程中,建設起從松花江到長春的地下“水動脈”,性能超越國外同類產品,拿到了批量訂單。

此外,科研人員還在進行智能掘進裝備的研發,掘進裝備的設計、生產、運行、維修養護等將實現全面智能化。

“未來,我國地下空間開發的規模會越來越大,不僅有交通軌道、市政網絡,還會有更大規模的地下綜合體,形成‘地下城市’。我們期待加大科技投入,設計制造出符合我國國情和地理條件、功能更加強大的掘進裝備,承擔更多的‘超級工程’,促進基礎設施建設的日益完善。”楊華勇說。

 

(來源:新華社、中新社、浙江新聞客戶端、新藍網-中國藍新聞客戶端)